Меню

「我……」

袁夢還想要說什麼的時候,袁中山已經出聲:「去見你男人。」

袁夢翻了翻白眼,然後就帶著袁中山過去。

而這時候,已經等了許久的許林已經站起身繼續看著這副字畫,見許林撅著屁股如此不雅觀的行為,看得袁夢一臉羞憤,怒道:「許林,你在幹嘛呢?」

聽到袁夢的聲音,許林身體一個激靈,然後轉過身望去,一臉茫然。

這個時候,袁中山看清楚了許林的臉龐,面色一變,渾身都是激動地顫抖起來。

梦滢 。 崔家清河郡的名門望族,朝廷是清河郡明面兒上的統治者。

但清河郡官員十人之中,就有九人出自崔家。

剩下的哪一人,也會娶了崔家女,成為崔家的女婿,數千年以來,崔家已經成為了大唐的龐然大物,哪怕是皇宮中的那位陛下,想要動清河崔家的老祖宗,也不是一件容易事兒。

但這一日修為已經到達了地仙的崔家老祖,卻跪倒在地大氣都不敢出一口。

而在崔家老祖身前,憑空懸著一口長劍。

劍長三尺,劍身之上用蟲文鳥篆,篆刻着「太虛清風」四個字兒。

崔家老祖鼓動身上的靈氣,想要站起身來,但靈氣剛一外放,長劍之上就釋放了無窮威壓。

「不知晚輩何日得罪了前輩,還請前輩明言!」

千年的烏龜,萬年的鱉。

活了三千年之久的崔家老祖,可不想不明不白的死在家中。

就算是死,那也不得死個明白啊!

哪兒能這般憋屈的死去。

「崔家弟子,欺師滅祖,斬去崔家半數氣運,以償還因果!」

隨後那口長劍,就來到了被陣法嚴密保護的崔家後院的那方池塘上空。

哪怕是隆冬季節,池塘之中的蓮花,綻放依舊。

但若是仔細看上去,這些蓮花並非是什麼靈物,而是氣數造化而成的蓮花,數百多的蓮花象徵了崔家如今蒸蒸日上的氣數。

太虛清風劍,一縱一橫間,斬落半數的蓮花。

不少正在突破修為的崔家弟子,懼是吐出一口逆血,修為下跌一個大境界才算完事兒。

蘇牧身為道祖的關門弟子,崔雪的話語間有代替鴻鈞老祖的意思,雖然是無心之舉,但是因果之間,一言一語皆有干係。

這還得虧崔雪是無心之舉,否則此時的崔家,早就灰飛煙滅了。

……

道觀之內,主殿之中。

強撐著的崔雪,噗的一聲,吐出一大口的鮮血后,氣息微弱倒地不起。

一道靈光自崔雪鹵門之上飛出,似乎是想要逃出這方道觀。

但一方靈氣化作的巨手,確實牢牢地抓住了,那抹靈光。

經過仔細地探查之後,蘇牧冷淡地說道:「玉帝的手手筆,只是這樣的試探有意思嗎?」

看着極為震驚的幾人,蘇牧揮手間抹去了幾人剛才的記憶。

崔雪已經成為被丟棄的棋子,若是再出去,恐怕玉帝還會再次痛下殺手。

所以再更改了眾人的記憶后,蘇牧將崔雪暫時安排在了後院之中。

第二日清晨,李子青悠悠的醒了過來,看着正在睡覺的幾人,他說道:「多謝道長,若非道長,恐怕我等就要再風雪之中,凍一晚上了!」

「無妨,道門一家親嗎?」

蘇牧不以為然的說道,已經醒了過來的程處弼,跪倒在地,說道:「在下願意拜入真人門下,修習武道還望真人收留!」

被蘇牧植入了一些其他記憶的程處弼,此時只有一個念頭,那就是拜入長明真人的門下,修習那先天武道。

對於早就想與大唐扯上關係的蘇牧來說,通過程處弼自然是最好的法子,蘇牧從儲物世界中取出了那塊承載着大羅秘典的武道傳承玉石,直接打入了程處弼的泥丸宮中。

隨後蘇牧不再去看處於興奮狀態的程處弼,而是直接了當的說道:「拜師就免了,傳你先天武道,日後在我這長明觀當個長老,也算是一樁子妙事兒。」

程處弼雖說有些紈絝習性,但本質不壞,而且對於武道也有着不小的天賦。

尉遲寶林對此,並沒有多少羨慕,畢竟他也休息了上古的武道,拜入了一家仙宗之中。

極為重視傳承的宗門,也不會讓一個徒弟拜兩個師傅,所以尉遲寶林保持了沉默。

一行人收拾東西,正打算離去,誰料已經走到了道觀門口的杜荷,卻是迷迷瞪瞪的說道:「程老三崔家大小姐去哪兒了!」

尉遲寶林用手摸了摸杜荷的額頭笑道:「也沒發燒啊!咋滴光天化日之下說胡話呢?崔家大小姐何時跟咱們一起進山了呀!」

崔家大小姐不是在進山前,就領着崔家的護衛走了嗎?

這杜老大真實傻了!

一行人不再理會正在犯迷糊的杜老大,紛紛在李子青的帶領下,走出了雲霧大山。

而在一行人離去后不久,雲霧大山再次陷入了風雪之中。

剛才沒有離去的杜荷,在風雪之中,艱難的前行着。

果真世間唯有情字,最令人難以忘懷!

……

欽天監中,一直在打坐的李淳風。

在重新感知到李子青的氣機之後,踏上飛劍衝出了欽天監,往雲霧大山之中的道觀而行。

道觀中感知著那道太乙金仙境界的氣機,蘇牧直接開放了大陣。

混元五重天的聖人境界雖然玄妙,但也不知人都快到眼前了,還不認不出來李淳風到底是誰。

李淳風可不是李子青,剛一進雲霧大山,他就感受到了浩瀚的氣機,以及大羅金仙的蘇牧。

長明真人蘇牧!

道祖的關門子弟,上古時期不知所蹤,哪怕是那場封神大戰,也沒有出來出風頭,但偏偏在這個時候,出來鬧騰了。

長明真人蘇牧,在那群混元仙家之中,並不算太過出眾。

但是其輩分極高,再加上如今天道森嚴,誰敢冒着天下之大不韙對道祖的關門子弟出手啊!

「難啊!萬一這位師叔真的提出什麼過分的要求,這可如何是好啊!」

「誤了事大事兒,可就不好了!」

李淳風看着眼前的道觀,逐漸停止了御劍,當來到道觀上空的時候,李淳風十分瀟灑的一躍而下,盡顯仙家風采。

道觀主殿內的蘇牧,扭過頭看了看,略顯得騷包的李淳風,說道:「師侄子你這下來的方式,有點兒那個啥呀!」

「以後來咱能不能走正門兒啊!又不是沒有門兒。」

李淳風快步走入主殿,開口說道:「師侄省得,下次一定,下次一定!」

下次一定,那麼下次來的時候,自然也是下次一定!

所以下次一定,很好,很強大!

蘇牧一撇嘴,眼皮暴跳不止,「說吧!你來這兒有什麼事兒,別告訴我是通天師兄讓你過來的,這話太白金星說我信,你說我可不信!」

……

……

無錯 褚臨沉冷冷瞥了她一眼,甩開她的手。

褚雲希:「……」

這要是讓她媽和奶奶知道,自己把哥給氣走了,豈不是剝了她的皮?

褚雲希急得狠狠跺了跺腳,跟了上去。

「哥,我要趕的是她又不是你,別——」

褚臨沉一記冷眼,寒氣逼人,讓她後面的話戛然而止。

他說道:「你有這個精力在家裡發泄你的刁蠻任性,不如派個人去機場接一下陸熙,他今天到。」

「陸熙?!」聽到這個名字,褚雲希愣住。

等她回過神來,褚臨沉已經帶著秦舒上車離開了。

但她哥是不會拿這種事情騙她的。

褚雲希不再遲疑,立即回房間換衣服,準備去機場接人。

一秒記住https://m.net

陸熙,那可是整個娛樂圈裡最耀眼的人物,她心裡的白月光。也是她當時選擇進入星游娛樂的初衷!

她一番精心裝扮之後,風風火火地前往機場。

回別墅的車裡。

秦舒靠在後座上,試探地問身旁的男人:「褚少,你推遲離婚的原因是什麼?」

她不相信只是因為自己受傷。

褚臨沉斜睨了她一眼,眼裡寫著高冷二字,「我做任何決定,需要向你解釋?」

秦舒咳了咳,一臉正色道:「我是當事人。」

聽到這個理由,褚臨沉忍不住低笑了下。

他反問:「你有能力跟韓笑抗衡嗎?沒有的話就聽我的。」

秦舒眸光微沉,看來他想要對付的是韓笑。

她默然點頭,問道:「需要我做什麼?」

「聰明。」

褚臨沉讚賞地看著她,「接下來無非是兩種情況,第一,韓笑知道我和你的事情,向外公開,鬧得人盡皆知,以此給褚氏施加壓力。」

「第二么,她可能還會再找你——」褚臨沉頓了頓,眸光里多了些許意味深長。

「找我?」秦舒好奇地看著他。

只見他薄唇微動,說了一句話。

秦舒訝然。

……

好在秦舒受的都是皮外傷,兩三天的休息之後,已經能夠自由活動。

只是臉上還有些許淤青,不方便出門。

而褚臨沉雖然看起來已經沒事了,但他傷得比較重,胸口那刀傷還沒徹底癒合。

他以出國公幹為由,已經在大眾視野里消失了半個月,再拖下去,又會被有心人拿來造謠生事了。

好在,接下來的一切,他已經讓衛何安排妥當。

天色未亮,褚臨沉悄然離開別墅。

秦舒起床洗漱過後,打開手機新聞,便看到關於褚臨沉回國的報道,還附有他的機場照片。

雖然是路人偷拍的角度,那挺拔的身材和強大的氣場,碾壓一票型男明星。

之前為了掩飾他受傷,謊稱在國外出差,今天又演了一出回國的戲……還真是演戲演到底。

秦舒彎彎唇角,把手機收了起來,下樓做早餐。

餐桌上放著一個盒子,底下壓著一張紙條,遒勁有力的字跡寫著:衛何說,你出門會用得著。 可是,張墨高興,但趙守正卻一臉嚴肅。

他面色冷峻,盯著楊真,看了好一會兒,才似乎下了一個重大的決定,長長呼出一口氣,說道:「楊真,你可想好了,你拜在我趙守正的門下,那我就是你的師父,你必須恪守孝義,尊卑有序,不管怎樣你都得認我這個師父,也要認你的諸位師兄師姐。不管以後如何,你都必須無條件遵守我的命令,哪怕有一天我讓你去死,你都不得反抗,可明白!?」

「這……」楊真一愣。

這個條件似乎有點苛刻。

並不是說楊真不答應這些條件,只是趙守正的這番話有很大的漏洞。

就比如,楊真現在拜在趙守正的門下,成為了他的入室弟子,可下一刻,趙守正就下令讓楊真殺了他的朋友,或者讓楊真殺了他母親,那他也必須接受這個命令么?

又比如,此刻楊真剛剛拜師成功,可隨後趙守正就命令他去死,那他就要自殺么?

Добавить комментарий